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 注册

搜索

湖南省商品有机肥产业化发展现状调查与思考

推进以畜禽粪便为基础养分的有机肥产业化,变粪污为粪肥,是促进畜牧业转型升级,实现畜禽养殖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的重要举措。现阶段,受市场、政策及农户种植习惯等因素影响,有机肥产业发展客观上还存在一些壁垒。 ...

2018-5-7 16:21|查看: 1241


  推进以畜禽粪便为基础养分的有机肥产业化,变粪污为粪肥,是促进畜牧业转型升级,实现畜禽养殖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的重要举措。现阶段,受市场、政策及农户种植习惯等因素影响,有机肥产业发展客观上还存在一些壁垒。为此,我们选择在“全国最大的早熟蜜桔生产出口基地”的石门县、“中南六省第一大蛋鸡养殖县”的桃源县,开展了为期一周的专题调研,了解现状、发现问题、探索路径,以期推进有机肥产业健康发展。现将调研情况报告如下:

  一、产业发展现状

  1. 生产企业情况。据统计,2017年我省商品有机肥生产注册企业75家、正办理注册的28家,年设计产能426万吨,实际生产103万吨。有机肥产能排名前三的是:常德市(23家、130万吨)、永州市(9家、69万吨)、长沙市(21家、48万吨),靠后的3个市:张家界市(0家)、邵阳市(1家在建、3万吨)、湘潭市(2家、6万吨)。有机肥经销门店1347家,共销售有机肥78.24万吨,其中省内企业生产58.95万吨,来源省外的19.28万吨。我省有机肥生产利润一般在60元/吨左右,目前多数生产企业处于维持或亏损状态。如湖南三尖农牧有机肥分公司设计产能3万吨,2017年实际生产1.48万吨,全年亏损约240万元(含折旧等)。

  2. 产品种类情况。商品有机肥根据水分和有机质含量大致分三类:一是普通有机肥。以畜禽粪便和经无害化处理的动物残体掺加谷糠、锯木粉、草木灰等物质,发酵腐熟后,烘干、装袋打包制成,其含水量≤30%、营养成分≥5%;二是生物有机肥。在有机肥生产基础上加入特定功能的微生物制成,兼具微生物肥料和有机肥功效,其含水量≤30%、营养成分≥40%;三是有机无机复混肥。在有机肥基础上添加适量化肥、腐殖酸、氨基酸或有益微生物菌,经造粒或直接掺混制成,是一种既含有机质又含适量化肥的复混肥,其含水量≤12%、营养成分≥15% (Ⅰ)、≥25%(Ⅱ)、≥30%(Ⅲ)。

  3. 产销价格情况。商品有机肥除产品类型的价格差别外,还有原材料(鸡粪、猪粪、牛粪)和地区不同的价格差别。出厂和经营门店销售均价分别为普通有机肥每吨722元、872元,生物有机肥1000元、1282元,有机无机复混肥1365元、1685元。其中,宁乡市分别为818元、918元,2400元、2600元,3375元、3500元;东安县分别为600元、700元,800元、1150元,1200元、1400元。可以看出,不论是经济较发达地区还是欠发达地区,生物有机肥和有机无机复混肥的产销利润均比普通有机肥高。

  4. 市场营销情况。调查了解,因有机肥保质期不长、库存占地大、利润空间小(化肥复合肥经销商每吨可获利500~600元),有机肥因含水量高,仓储减量较大且有气味挥发,因此经销代理商少。目前,绝大多数企业采取厂家直销模式,每年通过邀请种植大户到厂家开会、培训做宣传,签订购销合同,企业按订单生产。如桃源县三尖生物有机肥分公司,通过订单形式,2018年已签订3万吨的产销合同。在有机肥替代化肥行动项目县,主要靠政府采购、直补农户,如湖南湘佳现代农业公司2017年实际生产有机肥2.3万吨,石门县政府以项目方式销出1.5万吨,市场销售仅0.8万吨。

  5. 推广施用情况。各地因优势产业和区域发展规划不同,有机肥施用方向各有侧重。从施用主体看,多为有财政项目支持的种植企业、合作社和种植大户,散户鲜有施用;从施用方向看,以烟草、油茶、茶叶、有机瓜果蔬菜等特色高效经济作物为主,水稻及一般农作物施用量占比极小。如宁乡市有机肥年施用量约6万吨,其中烟草2万吨、花卉苗木1万吨、中药材0.5万吨、茶叶0.5万吨,果蔬2万吨;桃源县有机肥年施用量9550吨,其中蔬菜2550吨、果树2200吨、茶叶2200吨、水稻1520吨、其他1080吨;桃江县有机肥年施用量1.3万吨,其中水果茶叶及中药材0.65万吨、蔬菜0.34万吨、竹笋专用有机肥0.1万吨、水稻0.21万吨。

  6. 肥效实用情况。有机肥对土地固水、解磷、固氮,以及农作物抗旱、抗寒、抗冻、抗病虫害方面作用明显。科学合理施用有利于耕地质量改善、农产品品质和农业生产效益提升。桃源县牛车河乡种植大户周佰宏,2016年100亩黄金梨因土壤微量元素缺失减产,2017年施用有机肥(2吨/亩)后,地力恢复,果品纤维度和含糖量提高,售价16元/kg仍供不应求,盈利近百万元。醴陵市兴旺葡萄园年施用有机肥40吨,有机葡萄无论品相、口感、味道均优于施无机肥葡萄,价格高出2~4元/kg。浏阳市施用有机肥的果蔬,因其品质品相佳,卖价高于普通产品50%以上。以大围山水果为例,施用有机肥的售价达16元/kg,且销量大、销出快,而未使用有机肥的仅8元/kg。在长沙市城区的大型商超,标注施用有机肥的“有机绿色”农副产品的价格明显高于普通产品。施用有机肥还能增强作物抵抗力,提高水果坐果率,延长辣椒、番茄等蔬菜的挂果期。2017年我省湘西北地区遭遇了较为严重的冰雪灾害,桃源县百尼茶庵茶叶公司基地,由于长期施用有机肥,冰冻并没有造成茶树冻伤,而周边其他未施用有机肥的茶树普遍冻伤,损失惨重。

  7. 政策扶持情况。近年来,各地在鼓励和支持有机肥产业化发展方面做了积极探索,部分县市区出台了相关的产业扶持政策,取得了一些经验。双峰县政府《关于深入推进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试点工作的若干意见》明确:对以畜禽粪便为主要原料、新建年产1 万吨以上商品有机肥的生产企业,建设厂房优先安排建设用地指标,配套建设的原料堆放场和发酵场用地按农业设施用地管理,施行电价、税收优惠政策。2017年该县通过公开报名、组织评审确定年产1万吨的生物有机肥加工厂3家,采取“以奖代投、先建后补”的方式,每厂奖补120万元。石门县大力实施有机肥替代化肥行动,以柑橘主产区乡镇和园艺场为主,实施面积2.5万亩,财政每年投入1000万元,按有机肥实际用量对施用农户每吨补贴400元,在政府有机肥集中采购环节直补。冷水滩区对本辖区生产有机肥的销售、施用每吨补贴200元,对新建有机肥厂每个补助120万元。醴陵市拟通过PPP项目整合社会资本5000万元,支持建设2个产能5万吨的有机肥厂,对已有生产企业给予一定奖补。赫山区对生产商品有机肥的园丰生物科技公司一次性补贴建设性投资60万元。

  二、存在的主要问题

  1. 产业发展失衡。一是区域布局不合理。有机肥生产的原料应就近获取,但目前我省有机肥生产与畜牧业发展现状极不相称。2017年,邵阳市生猪出栏量排全省第2位,而有机肥产能却排全省第13位,有机肥产业尚未实现与畜牧业协调发展。二是市场拓展不给力。生产企业表示,目前由于有机肥市场还未拓展,生产只能跟着订单走。调查发现,湘佳有机肥厂设计年产能10万吨,2017年实际生产仅2.3万吨;石门县金豹生物有机肥料厂设计年产能3万吨,2017年仅生产0.5万吨。有机肥市场需求不旺,产能呈相对饱和状态,部分地区结构性过剩。

  2. 企业投资乏力。调研发现,以下因素严重挫伤了社会资本对有机肥生产投入的积极性:一是征地办证难。有机肥主要原材料为畜禽养殖废弃物或农业秸秆、副产品等,收集、发酵所需场地大,而且在生产、运输、仓储过程中难免产生异味,在居住区附近建设有机肥加厂,群众反对度高,选址征地难。有企业反映,目前,我省办理有机肥生产许可证也耗时费力,花好几万元还在半年内都办不下来。二是盈利空间窄。2017年我省以鸡粪为主要原料生产的有机肥每吨成本600~700元,而市场销售价格仅650~750元,利润空间窄,有的甚至亏本。如桃源三尖公司每吨有机肥生产成本700元、批发销售价格650元、每吨亏本50元。虽然生物有机肥、有机无机复混肥价格相对高于普通有机肥,但因技术不成熟、生产设备落后、市场需量不大等原因,大多数企业不生产,我省仅湘佳、三尖、惠格等少数企业兼产。有机肥价格低廉,生产成本高,利润微薄甚至亏损,难以激发企业等社会资本活力。三是影响因素多。粪污和农业秸秆等废弃物腐熟时间较长,粪便发酵期一般为40天。翻堆、干燥、调温、补充养分、粉碎、包装等工序需投入大量人力,原材料收集、运输、装卸费用高。有机肥施用季节集中、保质期短,淡旺分季明显,人力和设备闲置时间都很长。

  3. 市场销售脱节。市场决定生产,因农户使用热情度不高,导致施用主体不多、方向不广,直接影响了我省商品有机肥产业发展。首先是不想用。农户普遍反映,化肥肥力强、短平快,即施即效,立竿见影。有机肥则肥效慢,须3~5年才能显现出土壤改良后的效果。施用有机肥的农产品虽然优质,但目前并没有优价,没有品牌就没有比较效益。其次是不敢用。因生产监管不到位,产品良莠不齐。少数有机肥企业特别是一些家庭作坊式企业,未按国家标准和相关规范生产,产品品质低劣,有机肥施用导致烧根烧苗的现象时有发生,致农作物减产甚至绝收。部分网络媒体在无科学实验数据的支撑下,片面揣测畜禽粪污原料有机肥的抗生素、重金属等有害物质含量超标,夸大有机肥使用的副作用,舆论误导,严重挫伤了农户使用有机肥的信心。再次是用不起。一是使用有机肥直接成本偏高。根据有效养分计算,商品有机肥氮磷钾总养分6%,价格按800元/吨计,折算养分价格是13元/kg,而化肥仅4~5元。一亩稻田投入100kg有机肥的成本是80元,而投入等量养分的化肥成本仅30元。二是施用有机肥人工成本偏高。有机肥养分含量较低,每亩施用量远比化肥多。石门县橘农之友合作社的橘农坦言,其以前使用化肥每亩桔园用量120kg,2017年合作社推广施用有机肥,每亩需施用400kg,与用化肥比,每亩增加了280kg施肥量,且果园施用有机肥还须开沟、挖穴、回填,劳动强度大幅增加,在目前主要依赖人力情况下,人工成本每亩增加150~200元(按农工150元/天计)。三是农村用工劳动力短缺。随着城乡一体化进程加速,农村青壮劳力大多进城务工,有机肥施用量大、工序繁杂,加上适用机械设备和专业社会化服务组织少,给有机肥推广施用带来了一定困难。

  4. 政策推力不强。调研了解,目前我省出台有机肥产业扶持政策的地方不多,省级层面还未出台有机肥生产、销售及使用扶持政策,体制机制尚不健全。近年来,浏阳市和宁乡市用于重金属污染治理和烟草种植有机肥实施政府采购,超过40%的有机肥来源于省外。我省有机肥生产企业难中标,并非产品技术指标有差距,主要原因是外省企业享受了财政补贴,相对降低了产品价格。2017年,宁乡市政府采购,本土企业最低报价720元/吨,上海某企业以550元/吨价格中标,其优势在于该企业生产销售1吨有机肥可享受上海市财政补贴200元、县财政补贴200元、乡财政补贴60元,市县乡三级财政补贴之和达到460元,即使按每吨550元的价格销售,利润空间也比我省企业高190元。省内一些地方虽然提出过有机肥生产、施用扶持政策的设想,但最终限于地方财力吃紧未能实施。如赫山区2015年曾提出对有机肥生产和使用环节各补助200元/吨的政策构想,该政策最终未施行。此外,现有政策落地难,如有机肥生产企业执行农业用电价格的政策,在我们调研的企业中仍有相当部分执行工业用电价格。

  三、推进有机肥产业化发展的思考

  有机肥实现产业化发展,需要多重发力,政府作为市场经济秩序提供者和维护者,应强化政策引导、行业指导和宏观调控,尽快建立政府推动、市场拉动、机制带动的有机肥推广使用新机制。

  1. 精准规划产业布局。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上联养殖业,下接种植业,是防治养殖污染的最佳手段,是实现农牧循环的关键环节。推动商品有机肥产业化发展的两大目的,一方面是解决畜禽规模化养殖污染问题,另一方面是解决耕地碳氮失衡、地力下降的问题。因此,既要考虑原材料来源,更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不可盲目发展。比如,我省湘西州地处武陵山东麓,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山区,乡村交通不发达,给养殖废弃物收集带来较大困难,同时从该地区时下的畜禽养殖量看,畜禽粪便就地就近直接利用的空间还很大,应以粪便就地发酵、就近还田还土为主,现阶段并不适宜发展过多的商品有机肥企业。要综合考量区域性畜禽养殖总量,根据当地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实际、有机肥市场需求,科学设定产能,既要精准规划有机肥产业发展布局,又要充分挖潜释能。对已具备一定产能但未能满负荷生产的地区,要以拓宽有机肥使用市场和发挥现有企业产能潜力为主;对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充沛、又未建设有机肥生产企业,或现有企业满负荷运行状态下产品还供不应求的地区,应引导适度新增产能,切实解决有机肥产业区域性发展不平衡问题,防止一哄而上、遍地开花式的无序发展。

  2. 严格准入提升质量。既要让农户用得起,必须降低有机肥生产成本和施用成本;又要让农户用得放心,必须加强有机肥市场监管,提升产品质量。当前,商品有机肥生产入行的门槛较低,对申请肥料登记企业的生产规模、设备设施、技术要求等没有严格的限制,导致近年来新生了不少的生产经营家庭作坊。这类生产者规模小、设备设施简陋、技术工艺落后,产品质量不稳定,加之我国有机肥生产经营监管体系、质量标准体系不健全,市面上的有机肥品质参差不齐,一些伪劣产品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打击了农户施用有机肥的信心。为此,要适度提高行业准入门槛,严格市场准入制度,提升产业化发展水平。要分门别类制订有机肥生产标准,完善产品质量标准体系。要强化科技支撑,整合土肥、畜牧、种植、环保等方面的科研力量,将有机肥纳入重大科技创新项目,围绕延长有机肥保质期、降低营养损耗、提高营养成分等关键技术问题,开展科研攻关。要建立健全有机肥行业监管制度,落实监管责任,建立有机肥料生产企业考核制度,敦促企业按标生产,建立有机肥生产、销售“黑名单”制度,严厉打击非法小作坊生产和来源不明的商品有机肥,杜绝不合格产品流入市场,全方位提高有机肥质量。

  3. 实施循环农业整县推进。按照种养业配套、生产过程清洁、资源循环利用、产品优质安全的要求,以县域为单位,统筹产业布局,完善沼气工程、沼液配送、有机肥加工、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废弃物收集处理等配套服务设施,构建生态循环农业空间布局体系,整县推进生态、循环农业的发展。支持各地遴选一批有一定规模和先进技术的养殖、种植和有机肥加工龙头企业,建设循环农业产业链,打造“养-肥-种-饲-养”一体化循环示范点。支持农牧大县利用3年左右时间,每县建成5~10个万亩以上的种养循环现代农业示范区。通过循环农业示范点和示范区建设,带动循环农业整县推进。加快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整县推进和有机肥替代化肥行动,对送肥下乡、城市绿化、稻田重金属污染修复治理、楠竹低改、人工种草等财政支持项目,若无特别规定,原则上由政府统一采购有机肥。强化“绿色农产品”生产企业监管,将施用有机肥作为绿色有机农产品的标配,防止业主“朝用夕改”。精准测土配方、研发农作物专用肥和施肥适用机械,鼓励发展配方肥、浓缩肥等高端肥,推广科学施肥。

  4. 建立财政补贴机制。利用畜禽粪便加工生产商品有机肥,既是一项市场经济行为,又是一项社会公益性事业。加快商品有机肥产业化发展,既要调动有机肥生产企业的积极性,又要提高农户施用有机肥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必须建立有机肥财政补贴政策,强化引导,加大扶持。一是对有机肥原料(畜禽粪便)收储运经营主体实施补助。调查了解,早先的大多畜禽养殖场粪便可免费提供给有机肥厂,但目前经干湿分离的鸡粪收购价格达60元/吨,有机肥企业生产成本增加,在畜禽养殖分散地区尤其如此,企业挨家挨户收集还存在疫情和二次污染的风险,应以15km左右为半径建立畜禽粪便收储中心,实现集中收储,统一调运,地方财政对收储运经营主体给予定额补助。二是对有机肥生产物化成本实施补贴。有机肥生产企业客观上承担了环境保护的社会责任,目前,有机肥生产因成本高、价格低,企业运行艰难,加之现阶段我国农牧结合、循环发展的长效机制尚未建立,有机肥市场疲软,制约了产业的持续健康发展。对利用畜禽粪便为主要原料生产的有机肥,按实际销售量每吨补贴200元。三是对种植业生产施用有机肥实施奖励。整合种粮补贴、农资综合补贴等政策性资金,对施用有机肥的种植业生产主体实施奖励,种植企业、合作社和农户施用商品有机肥,化肥减量达到国家规定标准、农产品质量达到无公害以上标准的,按施用耕地每亩奖励150~200元。

  5. 落实相关优惠政策。良好的政策导向是产业良性发展的重要保障。据桃源县田丰肥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反映,自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鼓励使用有机肥之后,该公司有机肥产销量成倍增长。但我们调研发现,近年中央和省级相继出台的强农惠农政策在一些部门和地方没有落地。一是有机肥运输优惠政策。《畜禽养殖污染防治条例》明确提出“有机肥的运输享受化肥运输优惠政策”。目前,铁路运输复合化肥按290元/吨收取运输费,而有机肥则为350元/吨。二是有机肥生产用水用电政策。湘政办发〔2017〕68号文件规定“畜禽养殖场的废弃物资源化处理利用设施运行用电执行农业用电价格”。但走访调查发现,湘佳公司(1元/kw·h )、三尖公司(0.9元/kw·h)等有机肥生产企业执行的都是非农业生产用电价格。三是农业生产小型机械补贴政策。据桃源县农机局负责人介绍,目前与有机肥产业相关的机械器具编入农机补贴目录的很少,有机肥生产、储运、施用等设施设备价格偏高,且有机肥对器具腐蚀性强,机械设备使用寿命短,更新换代快,间接增加了有机肥的生产成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商务合作 - Archiver - 手机版 - 小黑屋 - 联系方式
2011-2018 hifishes.com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38645号-2
  
 
返回顶部